采访“囧妈”黄梅莹:第一次吊威亚很好奇很开心

2020-01-28 15:26 半岛网阅读 (92536) 扫描到手机

半岛记者 黄靖斐

电影《囧妈》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当然是男主角徐伊万的“囧妈”卢小花,所有的故事都是因她而起,整个俄罗斯之行也是因为圆她“红莓花儿开”的演唱梦。而饰演这一角色的黄梅莹,再次走到幕前,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。

记者:介绍一下卢小花这个角色吧?

黄梅莹:她首先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、能歌善舞、风韵犹存的老太太。她年轻时候是个美女,老了以后偶尔也会在脸上露出少女的笑容,她还是一个老年合唱团的主唱。

虽然她自恃很高,但实际上经常还是会唠唠叨叨,做一些囧事。她经历了她那一代人的跌宕,走到了晚年,也会感觉到孤独寂寞和焦虑,为自己的晚年,为她的儿子焦虑。我觉得她还有梦想,这次俄罗斯之旅,就是她追求梦想的一次旅行。

记者:这个人物最大的魅力会吸引你的地方是哪些?

黄梅莹:我已经很多年不演戏了,有朋友来邀请我,就跟徐导有了第一次见面,他给我看了剧本,我一下子就跟剧本中的人物产生了很多的共鸣。

这个故事讲述了一个有中年危机的儿子,和有老年危机的母子之间一种非常微妙关系的故事。它最吸引我的是,用一种喜剧的方式来讲述了一个非常温馨的亲情故事。 亲情是核,喜剧只是载体。我觉得这个剧本写得非常有内涵,有深度,我就接受了这个角色。

记者:好多年没出现在荧幕上了,这次徐峥邀请您,有什么特别的感觉?

黄梅莹:我很多年没有演戏了,确实没有想到徐峥会找到我。之前看过《我不是药神》,特别感动,对徐峥的表演特别敬佩,他的表演已经到了非常高的境界。 《囧妈》这个剧本那么好,人物写得丰满丰富,能有这么个机遇,跟他合作,我特别开心。

记者:您之前也演过很多妈妈的角色,这个角色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?

黄梅莹:以前演的角色基本上都是知识分子心理的妈妈,这个剧是个“囧妈”,有很多的囧理论囧行为,是个喜剧人物,我一开始还不相信自己还能演喜剧。

记者:对您来说有没有特别大的挑战?

黄梅莹:最大的挑战是表演分寸的问题。喜剧表演应该还是有它的规律,比一般的表演要夸张一点。但是我理解这个剧本,它是一个以喜剧的形式来讲述亲情的,表演上应该要有情,要演出这个人物的内心的丰富丰满的东西,光以一种流行语外在形式一种夸张表演的话,可能不是很好,要有情,但又不能煽情,还又要有喜感,这个度的把握很重要。

记者:您在角色上设置了哪些特殊的方法?

黄梅莹:在前期做准备工作时,主要还是用我们那一代演员的笨办法,把剧本反复看反复揣摩,写了很多文字上的分析,包括对妈妈的定位,妈妈跟剧中人物的关系,我把这些分析在微信上发给导演,想在拍戏前和导演达成共识。这个人物戏里面还要说俄语,还有唱歌跳舞,剧组提前就派了俄语老师上俄语课,还找了唱歌老师。我以前在少年宫里跳过舞,在总政歌舞团也参加过小合唱,在唱歌和跳舞方面可以说有一定的基础,在拍摄之前我回忆回忆跳过的舞什么的。

记者:用三个词来形容一下卢小花?

黄梅莹:单纯随性,细致唠叨,自以为是。

记者:您演出的时候有没有特别难忘的经历?

黄梅莹:我这么大岁数,以前没拍过动作剧,第一次尝试了吊威亚的感觉,吊上去他们问我怕不拍,我说我很好奇,不害怕,挺开心的。 

我以前去土耳其旅游,都没敢坐热气球,在这部戏里坐了热气球。我也没有恐高,很高兴很开心。

记者:在春节这样一个传统节日看这部电影,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?

黄梅莹:影片的切入点非常好,具有普遍性和社会意义。因为母子关系本质上不会有不可调和的矛盾,

这个故事一定会引起大家的共鸣,特别适合儿女们带着爸爸妈妈去看,他们会跟电影中的人物感同身受,也能得到一定的启发,父母和儿女之间互相能够理解。

返回半岛网首页>>
(转自半岛+)
白菜送彩金论坛 送彩金的棋牌app糖果派对 申请免费自动送彩金 娱乐平台加微信送彩金 购彩送彩金 欢乐谷送彩金活动 哪些娱乐网站送彩金 彩票大赢家 充值送彩金的彩票网 澳客彩票